你真的要吃嗎?

溫尼爾 著

神為何禁止人吃某些食物? 今日我們還該遵守這些指引嗎?


聖經記載的律法,將食物分為「潔」與「不潔」。但當中分類方法一直是人的迷思。數千年來,這些律法劃分了神的聖民與俗世之民(利20:25–26)。然而千百年以來,這個分類一直為信仰團體所爭議及費解,即使每個團體的信仰都來自聖經,解說仍然莫衷一是。

很多人認為「這些律法代表了神的旨意」,所有飲食規條都是藏著智慧、合乎情理、對人有益,反映「神關顧子民的健康。」(解經者聖經註釋,「利未記簡介」,1990年版。)這種飲食律法所重視的公共健康原則,是「麥孟尼德派學者嚴格奉行的律例,麥孟尼德為生於西班牙的中世紀猶太哲學家,其學派包括多位著名學者。」(圖解聖經字典,1980年版。)

然而部分神學家公然指責《利未記》的飲食指引沒有實際意義,乃為排斥異己及獨裁統治而生的不合理思想,不是出於神的心意,而是源自古人的迷信觀念。這一派的神學家肯定地表示︰這些指引有很多都沒有邏輯依據,並非因注重健康而來,基督徒研讀聖經這部分的內容,猶如浪費時間。他們並反問︰「這些(飲食律法)與信仰有何關係?」(聖經考釋大全,「利未記11-15章」,1953年版。)有學者更指︰「文中(經文)並沒有宣稱這些(飲食指引)是出於健康,當中對保持衛生的幫助很有可能只是副產品。」(解經者聖經註釋,1990年版,第526頁)

然而神卻強調祂的律法全部都是為了人的好處,讓人可以活得長久(申5:29, 33; 10:13)。神的飲食規條說得毫不含糊,目的就是要幫助我們。然而為何神後來又默示新約作者,讓我們有「基督否定了所有《利未記》裡關於不潔食物和做法的規條的感覺?(圖解聖經字典)一個充滿智慧、全知全能的神,為何會做出如此矛盾的事?

如果你也為這個問題所苦,也許現在就是你認真了解自己相信的真理到底是什麼了。神所默示的聖經叫我們「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帖前5:21)。答案將會改變你的人生,並為你的健康帶來大大的改善!

聖經有說明幾個施行這些飲食規則的理由,《出埃及記》裡,神揀選以色列國,有其美善的旨意(出19:5-6)。神訂立這些飲食規則,就是為了令以色列人與其他人不同。神對摩西說︰「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使你們與萬民有分別的。所以,你們要把潔淨和不潔淨的禽獸分別出來……你們要歸我為聖,因為我耶和華是聖的,並叫你們與萬民有分別,使你們作我的民。」(利20:24-26)

神揀選以色列,目的是使以色列成為一個模範國,成為世界的光和範。「所以你們要謹守遵行,這就是你們在萬民眼前的智慧、聰明。他們聽見這一切律例,必說:『這大國的人真是有智慧有聰明。』哪一大國的人有神與他們相近,像耶和華我們的神、在我們求告他的時候與我們相近呢?又哪一大國有這樣公義的律例典章,像我今日在你們面前所陳明的這一切律法呢?」(申4:6-8)

神令以色列和其他國家有分別,讓所有人一看到他們,就清楚看到神的律法,了解這些律法的好處和神的公義,為神所吸引。「我兒,不要忘記我的法則,你心要謹守我的誡命。因為他必將長久的日子、生命的年數與平安加給你。」(箴3:1-2)神的美意是令萬國看到以色列遵從神的律法,得著智慧和喜樂,都會為之動心,希望自己也能得到──包括身體上的健康和遠離疾病(申4:40; 7:12-15)!

這種飲食律例,同時也是神給予人的守則,幫助人有智慧及有效率地管理環境資源。當中關於「潔」與「不潔」的食物指引,對實踐《創世記》裡神交託給人的任務極為重要。

《創世記》1:28和2:15裡,神叫人「管理」和「看守」大地。我們只要正確地理解飲食的律法,自然就能明白神為世人所作的安排了。

綠草為伴!

《利未記》11章和《申命記》14章,是聖經中談到這主題的主要經文。這些章節以簡單、易於理解的原則總結出非常具體的信息。有釋經者觀察到:「這些經驗法則的律法是神向不能理解其規則本意的人出於智慧的讓步。」(解經者聖經註釋,第2冊,第569頁。)今日,現代科學的發現卻揭示出這些律法原來多麼實際而重要。

在《利未記》11:1–3開始時,我們讀到「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在地上一切走獸中可吃的乃是這些:凡蹄分兩瓣倒嚼的走獸,你們都可以吃。」這形容的是吃植物的哺乳類動物(草食動物),分類為反芻動物。反芻動物是「形容擁有高度專門的消化系統及有分蹄的放牧牲畜」。(世界百科全書,1995年版。)

這些動物的胃部有四個胃室,使人類及其他動物視為不可食用的草轉化成富營養、高蛋白質的產品(肉和奶類),讓人可以作為食物。這些潔淨的動物的例子都是牛、綿羊、山羊、鹿、野牛、駝鹿、羚羊、瞪羚、馴鹿和長頸鹿。牠們都是草食動物,放牧在青草及其他植物上以得到食糧。

從明智的環境管理立場思考,這些指引很有道理。地球上廣大區域都被牧地(熱帶草原、非洲草原、南美草原)覆蓋,然而因降雨不足夠支持出產玉米或小麥等農作物,很多時候被稱為邊際土地。「這百萬畝放牧地對人類有所益處的唯一方法,就只有靠賴反芻動物。」(乳品局文摘,1973年1-2月版。)草飼動物相比穀飼動物,提供的肉類脂肪含量也較低──我們現在認識到這對健康有益處。在草地及其他植物上養飼供肉的動物,也更合乎經濟原則。

神允許祂的模範國可以食用潔淨的動物──只要指定有分蹄豬被特別提及為不潔,並不可作為人類的食物(利11:7–8;申14:8)。同時間,一些神學家表示:「我們不知道豬為何被禁止」(聖經考釋大全),另外還有很多作者找到許多關於生態、經濟、營養及公共健康的合理原因。

在野生環境下,豬通常是夜行覓食動物。牠們在夜間攝食的習性應該讓牠們與人類的接觸減至最低。而養飼的豬則在多個世紀以來視作圍繞人類住居的食腐動物。豬透過吃掉垃圾以至死去的動物及人類廢物等而快速增磅,隨後又可屠宰作為食物──這對許多人看來都是不錯的安排。但事實呢?

今日,「餵飼豬隻的糧食主要由玉米和穀物組成。」(新標準百科全書,1993年版。)不過,豬擁有跟人類相似消化道,屬於非反芻動物,並不能依靠青草存活,所以一直是人類生態上的競爭對手,爭奪相同種類的食用穀物(如小麥、玉米和大麥)。在美國,約百分之二十的玉米收成用來餵飼豬隻。

基本上,豬喜歡吃與人類相同種類的食物。在人類人口爆炸、超出我們生產食物的能力時,這樣使用地球資源並不明智。或許這是神不願意我們吃豬的另一原因︰祂預見大量的豬群會被貧困人口奪去賴以維生的穀物!

耶穌基督本人就曾因一事毀掉一群商業飼養的豬隻,而沒有感到任何不妥!「那裡有一大群豬在山上吃食。鬼央求耶穌,准他們進入豬裡去。耶穌准了他們,鬼就從那人出來,進入豬裡去。於是那群豬闖下山崖,投在湖裡淹死了。」(路8:32–33)耶穌會否無緣無故的,容許疏忽或意外破壞別人有價值的財產呢?

我們不要吃蟲吧!

透過豬隻及其他不潔動物傳播的主要疾病之一是旋毛蟲菌病。這是由一種進入動物和人類肌肉組織的細小寄生蛔蟲所引起的。這疾病散播全球並影響全球約百分之一的人口──接近六千萬人。(托托拉,微生物學,第五版,1995年版。)全世界人類吃豬肉比吃任何其他肉類更多(世界百科全書,1995年版。)由此看來,這結果並不意外。美國人每年每人就消耗60磅(30公斤)。然而,我們要注意許多肉食動物和雜食動物均受寄生的旋毛蟲所感染:熊肉、海象和野豬已證實為感染人類的源頭。(巴倫,醫學微生物學,1993年版。)此外還有松鼠、老鼠、貓、兔子、狐狸、馬肉和海洋哺乳類動物(內斯特,微

生物學,1995年版;貝納桑,人類傳染病控制,1975年第12版。)從祂神聖的飲食律例,可見神禁止食用這些動物不會是意外或巧合。

絛蟲困擾著全球百分之三的人口(約1億8千萬人),是食用豬隻所面對另一嚴重健康問題(托托拉)。牛肉和魚肉也會有住進人類消化道而導致不適的絛蟲,而豬肉裡的絛蟲就更加危險。寄生豬肉的幼蟲一旦進入人類腸道,可以透過組織移動到心臟、眼及大腦──最終可引致死亡。(莫雷洛,微生物學病人護理,1994年第5版。)豬肉的絛蟲疾病「感染率最高的地方是衛生水平較低及以豬肉作為主要食物的國家,如墨西哥、拉丁美洲、西班牙、葡萄牙、非洲、印度、東南亞及中國。」(巴倫,醫學微生物學,1994年版。)

雖然預防從豬肉及其他不潔動物感染寄生蟲的一般建議是將肉類徹底煮熟,但預防這些疾病最有效的方法是避免食用不潔的動物:沒有分蹄和不倒嚼的──正如神在3,500年前教導摩西和以色列人。今日,只要應用聖經飲食密碼中的這部分,全球寄生蟲疾病的重擔在一代之間就可大大減少!


 

不要吃下清潔工

何神禁止人吃某些食物?是造物主反覆無常?為何祂會關注這事?聖經有沒有理性而邏輯的基礎去處理哪些食物適合人類食用?

處理了可食用的陸上動物,第二套主要的神聖飲食指引關注的是海洋生物。《利未記》教導我們:「水中可吃的乃是這些:凡在水裡、海裡、河裡、有翅有鱗的,都可以吃…凡水裡無翅無鱗的,你們都當以為可憎。」(11:9, 12)

為這些原則,已有人提出過很多、甚或天馬行空的理由。一些聖經學者承認食用不潔的生物可以有害,(解經者聖經註釋,1990年版。)其他人也提出無翅無鱗的生物好像蛇,所以也以為可憎的、不會食用。(聖經考釋大全,1953年出版)有說法指出,聖經中「不潔」的河床生物是生活在罪惡和污染的象徵;而翅是禱告的象徵,可以讓人升高、脫離這樣的環境(聖經註釋,斯克里布納,1871年版)。然而,科學的發現卻將神關於合適食物指示的智慧和好處,更詳細地揭示出來。

聖經中「潔淨的魚」一般是在水中自由游泳的;「不潔的」魚則是底棲生物捕食型的食腐生物。禁止食用無鱗的魚,保護我們食用了那些在自己身體產生有毒物質的魚類。有美國海軍手冊提出:「所有魚肉有毒的主要魚類…缺乏一般的魚鱗…相反,這些有毒的魚身上覆蓋著刷毛或多刺的鱗片、非常銳利的尖刺、或有盒狀的硬骨外殼。一些則擁有光滑的皮,亦即是說,無翅或無鱗。」(存活於陸地和海洋,1944年版。)

許多分泌毒液的海洋生物(4種鯊魚、58種黃貂魚、47種鯰魚、57種蠍魚、15種蟾魚等)都沒有真正的鱗。(卡拉斯,世界上分泌毒液的動物,1974年版。)鰻是夜行的捕食型食腐生物,「不論死的或活的,幾乎任何一種食物」都吃,也被視為不潔的。(野生動物百科全書,1990年版。)鰻的血液裡含有一種有毒物質,「如果接觸到眼睛或其他黏膜,可以很危險。」(水生動物百科全書,1988年版。)

聖經指引的目的,是領人吃種類最安全的魚類。不過必須要小心──即使食用潔淨的魚,也應先徹底煮熟。魚生(如壽司或刺身)或烹調不當的魚肉,可以傳播多種寄生絛蟲和吸蟲。(布萊克,微生物學,1993年版。)

不同的目的

貝類既沒翅也沒鱗,明顯在聖經的飲食律例以外。但為何龍蝦、螃蟹、小龍蝦和蝦這些在世界許多地方視作美味佳餚的都被禁止?答案在於明白他們在大自然預定所扮演的角色。

龍蝦是「夜行的」覓食者。(大美百科全書,1993年版。)牠們是「底部行者」和「捕食型食腐生物」(水生動物百科全書),「清理死去的動物」及其他底棲生物和殘骸。(大英百科全書,1995年版。)捕捉方法通常利用「用死魚作餌」的龍蝦捕捉籠。龍蝦全身佈有長觸角和微小如毛髮的感應器,「可以偵測環境中(由腐爛有機物釋放出的)特定化學分子,可以幫助龍蝦識別和找到食物」──即使在黑暗中!(新標準百科全書,1993年版。)有人觀察到龍蝦將死魚埋下,然後再挖出來、每隔一段時間吃一點點。(野生動物百科全書)

蟹被指「專業的垃圾獵者」,及作為差不多吃任何東西的「食腐生物」。食用的蟹較喜歡死魚,但也吃任何腐肉──「死去的、腐爛的肉」(野生動物百科書)常見的蝦是螃蟹和龍蝦細小而精緻的近親,白天生活於世界各地海灣或河口的泥或沙底間。不過到了晚上,牠們就成了活躍的捕食型食腐生物,也是「河床腐質飼養者──吃掉死去和腐爛的物質」(水生動物百科書)。

這些生物都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生態目的而創造。牠們本質上是湖泊、河流、海灘、海灣或海洋底部的「垃圾收集員」或「清理員」。牠們並不是要作為人類的食物。這是為何食用生的、醃製或未煮熟的螃蟹、小龍蝦、蝸牛和蝦有感染寄生蟲的顯著風險,如肝吸蟲,在東南亞一些落後人口感染率高達百分之八十。(布萊克)

貝殼上的危險

神創造了蛤蜊、蠔、貽貝和扇貝,然後又清楚標明牠們不潔、不適合人類食用,背後也有重要而合理的原因。這些執行專門角色的生物可在世界各地的湖泊、河流和沿海地區找到。作為靜態濾食性攝食的軟體生物,牠們泵出大量的水蓋過其被黏液覆蓋的鰓,將細小的食物(淤泥、植物殘屑、細菌、病毒鎖住,然後食用。(大美百科全書,「軟體動物」。)所以,「貽貝和其他以微小粒子作為食物的生物,就成了海洋的終極食腐生物」。(野生動物百科全書)濾食性攝食生物是海洋環境中的「吸塵機」,牠們的角色就是淨化海水。

當你明白神創造貝類的目的,牠們為何不潔應該顯而易見。正如你不願意拿吸塵機清潔袋內或從熔爐或化糞池收集得來的東西吃一樣,也要小心考慮是否食用貝類!由於牠們攝食的方法「在污水裡集中細菌最為恰當加上不斷收集及集中致病的病毒、重金屬和浮游生物產生的神經毒素,這些貝類嚴重危害食用者的健康。(野生動物百科全書;布萊克。)

疾病的威脅有多嚴重呢?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表示,「美食家愛吃的生蠔、蛤蜊和貽貝,佔所有因食用海鮮導致疾病個案的百分之八十五。」(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消費者雜誌,1991年6月版。)爆發霍亂、傷寒、A型肝炎、諾沃克病毒、沙門氏菌和麻痺性貝類中毒,只是進食這些軟體生物常會出現的其中一些健康問題。(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分校健康文摘,1994年2月版。)

亦有發表的通告表示懷孕的婦女、長者及免疫系統因某些疾病(癌症、糖尿病及愛滋病)而削弱的個別人士應…避免進食或處理未經煮熟的貝類。」(消費者研究,1993年7月版。)透過理解並跟從聖經禁止進食無翅無鱗海洋生物的飲食律例,就可以避免這些具危險性及對生命有潛在威脅的情況。

從鳥到蟲

聖經密碼中最後的生物組別是鳥類、昆蟲及爬行動物。基本上,所有除外的禽類都是捕食鳥或像禿鷹和海鷗的食腐動物(利11:13–19;圖解聖經字典,第1冊,1980年版。)肉食鳥類對控制其他動物的數量相當重要,牠們食用獵物的血和肉(腐肉)的飲食習慣,使這些鳥類成了傳播疾病的潛在媒介。捕食魚類的雀鳥體內傾向積聚高水平的有毒化學物質,這些鳥類大部分都不可作為人類的主要食糧。

爬行動物也列作不潔的動物,不適合作為人類的食物。(利11:29–30;42–43)至於昆蟲,只有那些來自蝗蟲/蚱蜢家族的可以吃(21–23節)。這些生物都有「用來彈跳、強而有力的後腿」(解經者的聖經註釋),而且歷史上一直是中東的食物來源。

飲食的律例已廢除?

聖經的飲食律例簡單、合理、實際而奧妙。遠在人類未曾認識引致疾病的微生物、寄生蟲的生命週期或全球生態學之前,神已揭示可保護環境的強大原則,為任何願意跟從這些指示的人,提供安全而健康的食物,並預防疾病傳播。這些聖經指引的意圖和好處,在歷史上每隔一段時間都獲得確認。最近有學者觀察到「大部分律例都明顯為了大眾的健康…神為了國度的普遍健康,美妙地塑造出這些律例。」(解經者的聖經註釋,1990年版,529、569頁。)

但如果這些律例如此合理,又對人有好處,要廢去它們的主意又從哪裡來?為何相信聖經的基督徒似乎是推動這觀點的牽頭者?答案可在《馬可福音》7章和《使徒行傳》10章所讀到的經文中詮釋出來。研究這「證據」很富啟發性。

在《馬可福音》7章,耶穌處理了一個問題,是關於為何祂的門徒沒有按照法利賽人的傳統禮儀,卻用沒有洗的手吃飯。一些聖經譯本在19節耶穌回答中加了話語表明祂破除了飲食的律例。不過,那些加進去的話在希臘原文中找不著,是譯者將耶穌沒說過的話強加給祂。基督的論點是,從口而入的污垢不會污穢人的心靈,因為不會進入心裡而影響態度(18–23節);污垢通過消化道給消化掉了。在這章(太15: 10-20也討論相同事件,請自行閱讀這些事件的不同譯本)並沒有討論肉類潔淨與否和飲食律例等問題。

在徒10,彼得看到一個異象,幫助他明白神日後對教會成長的計劃。他看到一群不潔的動物,並有聲音三次叫他吃。每一次他都堅決拒絕了,因為他相信這是不可的。(13–16節)現在想想,這時的彼得理應在馬可福音7章(注意第2節)已聽過耶穌廢除飲食律例,況且他由基督訓練了三年半,仍然明確認為吃不潔的肉類是錯誤的!他猜疑異象是甚麼意思(徒10:17),直至三位先生叩他的門,請求要聽他講解福音(21–27節)。一般情況下,彼得並不會與這些在契約社群以外的男人一起,因為猶太人認為外邦人是「不潔」的。

當彼得將拼圖拼湊在一起,他就得出結論:「神已經指示我,無論什麼人都不可看作俗而不潔淨的。」(28節)他察覺到,神願意將福音也傳給外邦人,讓他們來到教會,與任何來自猶太背景的人擁有平等地位。彼得並沒有在這章,或新約中任何其他地方得出結論,說要廢除飲食律例。所謂的憑證根本不存在!無論是耶穌基督或彼得,都沒有廢除這些神所給予的指引。

別有用心?

既然基督和使徒廢除飲食律例的證據如此薄弱──其實甚至完全不存在──那麼這傳遍基督徒社群的想法,是從哪裡發起的?從公元2世紀影響教會教條的社會、政治以及宗教因素可看出端倪。(巴其歐吉博士,從安息日到星期日,1977年版,參照第2章。)

一般認為,早期的基督徒仍然遵從許多所謂的摩西律法──其實是清晰的聖經教導。(參照路4:16;吉朋,羅馬帝國衰亡史,參照15章。)不過,隨著更多外邦人進到教會,他們得與當時羅馬帝國越發強烈的反猶太人情緒互相抗衡。為了拉丁和希臘作家對猶太人習俗的攻擊和嘲諷,「許多基督徒與猶太教斷絕關係」(巴其歐吉)。

許多外邦的基督徒試圖將自己與任何看來屬於猶太的東西「徹底區分」。他們想表現獨特、與猶太人不同。試圖建立全新的身份時,他們開始以新的傳統(許多從周遭的異教文化中借鏡)取代他們原本聖經的(所謂猶太人的)習慣。(巴其歐吉,第2章;威爾杜蘭,凱撒與基督。)當中包括將安息日換成星期日、逾越節換成復活節,及極有可能,廢掉飲食的律例。正如巴其歐吉博士指出,早期的「基督徒」作者發展出一些非常新穎的方法詮釋聖經,試圖為他們的新做法建立聖經的基礎。對於聖經中形容猶太人的做法,他們也極力削弱其價值。(183頁)

從現在到永恆

對飲食律例反感的其中一個不幸結果,就在公元2世紀動盪中衍生。當時成千上萬的人因吃了神從不打算讓人進食的食物,染上疾病受苦死亡。

其實,聖經已明白而簡單地表明,撒旦會迷惑普天下(啟12:9),我們卻忽視或輕易遺忘掉。這迷惑包括廢除神為了讓以色列成為世界其他國家的模範國而給予的教導,使這關於飲食的、神學的、理性而有益的教導不再有效。

不過,這情況正在改變。當耶穌基督再來,將會「萬物復興」(徒3:20–21),包括聖經所記的飲食律例。《以賽亞書》65:1–10和66:15–20的預言啟示了人類的救主再來,要糾正祂或任何其他人偏離了這些有益律例的錯誤觀念。我們將有機會學習神為何訂立祂的律法,並體驗以這些神所啟示的原則和諧生活的好處。(賽2:2–3)聖經也表明,只要人有需要整治行為的指引,這臨到的復興將持續下去(9:6–7)!

幸而,你不用等到基督再來才開始遵從你的創造主,今日你就可以開始。個別已敞開心懷接受聖經真正意思的人,就有機會與全人類分享這些維護生命的原則(賽30:20–21)。

那些真的實踐神的生活方式,將其應用和好處發展出來的人,要在世上神的國度裡與耶穌基督一同作王。(啟11:15;但2:44)。飲食律例是神為我們美好計劃中的部分,它們在今日仍然可行;在明日的世界,將會是健康生活的基礎指導。